三问小米:雷军如何用“铁人三项”撑千亿估值

国产智能手机的超级牌桌上,坐着这么四位“头号玩家”:华为的任正非,小米的雷军,OPPO的陈明永,以及vivo的沈炜。当然,现在最火热的玩家是雷军。

过去一周,整个资本圈、财经圈、科技圈都因为小米申请上市而躁动。上市的种种猜想总是让这些“头号玩家”感到抵触,任正非曾坚称华为50年内不上市,陈明永也说自己不关注财务报表,就怕盯着利润容易使决策变形。雷军也说过5年内不上市的言论,不过他却一个起身,率先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随着小米IPO招股书的曝光,外界亦得以对这个在中国商业发展史上创下不少奇迹的巨无霸互联网企业的公司架构、财务状况一窥究竟,小米的各种细枝末节也在短短几天时间内被里里外外“扒了个遍”。

如无意外,雷军和小米将成为第一批敲开实施“同股不同权”新政之后的港交所大门。虽然雷军只持有31.41%的股份,但在AB股的制度下,雷军的表决权超过50%,具有完全的表决权。而对于此前错失阿里巴巴IPO的港交所而言,自然不愿再与这个将成今年香港集资额最大新股的互联网公司失之交臂。

有意思的是,随着独角兽闯关、CDR、同股不同权火速落地,发审政策在2018年迎来令人瞩目的大年。有人评价,现在是小米上市的最好时机,用最好的财务数据上市,在风停之前融一大波钱,等待下一波风起,会是雷军一个明智的选择。

作为国内最为知名的投资人之一,雷军早已功成名就实现了财务自由,小米上市也将是他第四次而非第一次敲钟了。这一刻,雷军更想告诉外界:小米是谁?小米为什么而奋斗?

值得注意的是,赶在提交IPO之前的短短十天内,雷军接连做了两个在小米历史上算是极为重大的决定,一是力排众议宣布永远不在硬件上赚超过5%的净利润率,另一个则是“动”了小米原始班底“八大金刚”当中的两位元老。

雷军说,小米是其“毕其功于一役”的最后一次创业,也是他“不能输的一件事”。在上市门槛上的小米又要讲一个什么样的新故事?

为何食言IPO?

去年年中起,小米上市的消息不胫而走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各类消息传出。不差钱的小米和声称“5年不上市”的雷军为何改变初衷,令外界颇为好奇。

实际上,2016年3月,雷军在接受知名主持人吴小莉的访谈中就曾详谈过对上市的看法。

在雷军看来,自己虽然连年都对上市不松口,但并不排斥。此前雷军参与过的金山、YY、猎豹等多家公司都上市了,其对上市的好处坏处很了解,雷军并没有简单把IPO当做企业成功和胜利的标志,自己的目标是做成一个长期伟大的公司。

雷军坦言:“一个伟大的创新可能需要三五年甚至十年的时间,你让我每三个月交一次财务报告,还要满足分析师和市场的预期,如果资本市场上不能完成分析师给的目标,惩罚是很严重的,股票会面临大跌大落,我不想让短期的市场因素,干扰长期的战略。”

在小米诞生之后的连续四五年内,小米每年的增长率都在100%、150%左右,而当一个企业超高速增长的时候,各种意外都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上市就会面临较重的负担,例如股东会希望永远维持100%的超高速增长,但这是不可能的。

雷军坦言,只会在公司相对稳定、舒服之时启动上市。而上市对于一起打拼多年的员工而言,意味着过去激励的变现,对股东来讲则是过去投资的套现。

也有分析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随着小米新零售的扩张、国际化的进程加快,对IoT的布局,以及向上游产业链比如芯片的进军,靠目前的现金流和之前的融资是不够的。小米需要趁估值好的时候启动上市。

据接近雷军的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虽然目前上市定价和估值还没有最终定论,但合理的市值规模是在700亿美元的级别,只能说有希望冲刺1000亿美元。

小米招股书显示,小米2017年的净利润为53.6亿元(折合约为8.46亿美元),若参照700亿美元的估值,按照投行的PE法估值,小米的估值高达83倍,高过很多同类型的互联网公司。在交银国际董事总经理兼研究部主管洪灏看来,这个估值有点高,在当前宏观流动性紧缩的情况下,市场或不容易消化。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三问小米:雷军如何用“铁人三项”撑千亿估值